搜索
點標簽看更多好帖

獵鷹作品《不需要太懂》

  [復制鏈接] 694
回復
136602
查看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還不錯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簽到天數: 1 天

    [LV.1]初來乍到

    樓主
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分享到:
    發表于 2009-6-23 20:36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  金橋國旅

    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社區。

   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立即注冊

    x
   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13-6-12 00:08 編輯


    1989年3月,記不清是哪一天了,寒假結束,快到了規定的返校日,我早盼望著這一天,因為我將踏上新的“油漆路”——參加工作!正式邁入“油鬼子”的行列。
    班主任早說了,明天是返校日??晌業炔患傲?,一大早,我騎上家里的“飛鴿”,唱著“北方的狼”,一路左搖右晃地往學校奔,想看看消息。在路上,遇到“老黑”,他是我們的班長。
    “操!你挺積極,不過你來對了,老劉(班主任)讓我一個個通知你們,今天就開拔!”老黑咧著夸張的大嘴笑著說。
    我一條腿胯在車梁上,眨著眼睛問:“開拔?上哪?”
    “采油隊,快去準備行李,要帶上被子”!
    說完老黑急匆匆走了。
    我傻了半分鐘,急忙登上車子飛奔到學校。
    只見兩個月沒見的同學大部分已經聚集在了校園的花壇邊,我的目光在他們中間急切地掃蕩著,終于定格下來!我瞅見了兩個月沒見的她,也就是令我后半生牽掛的人——“鴿子”!
    她還是不高的個頭,顯得那樣弱不禁風,見到我的目光,鴿子傻傻的與我對視了兩秒,這兩秒,我一輩子不會忘記。
    我趕到我媽工作的司宿食堂(運輸司機宿舍食堂的簡稱,那時運輸還有一個修保廠食堂):“媽,我們今天就要走”!媽“嘔”了一聲,趕緊解下圍裙,請假和我回家。
    爸媽忙活著給我收拾行李被褥,媽一邊收拾,一邊叨叨:“咋不早通知,晚上準備給你買被罩呢”。我在旁邊走來走去,激動!因為終于看見了兩個月沒見的鴿子。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09-12-30 10:11 編輯 ]
    本帖評分記錄經驗 點數 收起 理由
    非常非常 + 1 贊一個!
    小魚兒和大鵬鳥 + 1 贊一個!
    淋著雨靠近你 + 5 原創內容
    總評分: 經驗 + 5  點數 + 2 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還不錯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簽到天數: 1 天

    [LV.1]初來乍到

    沙發
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23 20:36 | 只看該作者


    下午,我扛著被子、揣著七塊錢和十斤糧票,火急火燎地來到學校。一輛運輸的轎子車在恭候我們。
    興奮!當時的心情就是興奮!要掙錢了,可以名正言順地抽“喜慶”!喝酒!正大光明地談戀愛!操,老子是大人了。
    轎子車不由分說加油門就走,出了城市,一路向西。漸漸地,麥田出現了,幾匹牲口在田里勞作。胖妞“李元霸”指者麥田里的一匹牲口驚呼:“好大的馬”!我們男生爆笑,其實那是匹騾子。
    轎子車把我們越拉越遠,離家越來越遠,映入眼簾的仍舊是一片片的田野,一處處的村莊,女生一開始還興奮的笑臉,漸漸象被暴曬的喇叭花,漸漸枯萎,我們男生倒沒什么,在車上一邊欣賞風景,一邊肆無忌憚地嬉笑打鬧。
    最后,一個大院子出現在我們面前。
    院子里有一座樓,剩下是幾排平房。一個穿著黃軍褂的胖子從樓里出來,有30出頭,挺著胸,用手指頭比劃著,把我們分配到宿舍。女生全都住進了三樓一個大間,男生住平房。
    我生性懶,可能是排行老六的緣故,在家寵的,干啥都不緊張,講話了:吃SHI都趕不上熱的。所以沒有搶到下鋪,我瞅見角落有一個空的上鋪,就把被褥往上一扔,開始鋪床。收拾差不多了,班主任一聲喊:“吃飯了”!我們紛紛從兜里掏出錢和糧票,呼呼隆隆地跟在班主任屁股后邊,集體到食堂開吃。
    大家伙唧唧喳喳地圍著食堂保管員,買了飯票。我數著指頭,算出7塊錢剛夠吃一星期,一頓都不多。煙錢是沒了……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09-6-27 13:50 編輯 ]

    點評

    好幸福啊,就倆男生啊  發表于 2012-10-21 07:43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還不錯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簽到天數: 1 天

    [LV.1]初來乍到

    3
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23 20:37 | 只看該作者


    就這樣,我們全班男女生稀里糊涂被關在這個說遠不遠、說近不近的荒郊野地,一個號稱“油田一面旗”的采油隊。
    還好,“少年不知愁滋味,愛上層樓,欲與天公試比高!”這是班長老黑常拽的一句話!我們男生來到這里后,瘋了一樣,頭一個晚上盡情嬉笑打鬧,幾乎徹夜不眠,就像沒人管的羔羊,在宿舍盡情撒歡兒。我在床邊的墻上寫了一首情詩,內容忘記了,只記得還將手掌抹上藍墨水,在情詩邊上印了一個掌印,抽象派!
    這一晚,我們的女生有的呆坐在床上抹淚,有的趴在床上聽龍飄飄的磁帶,大眼睛的劉婕則哭個不停,仿佛被人賣了一樣。后來幾天,她神不知鬼不覺地被老爸接回了家,聽說找了個不錯的單位。剩下我們這些勞苦大眾的后代,繼續在這廣闊的革命天地里,為祖國的石油事業奉獻著光和熱!
    第二天一大早,我們還在呼呼的大睡,一陣咣咣的砸門聲把我們震醒。兄弟們迷靡噔噔地起床、刷牙,統統換上從家里帶來的舊衣服,因為還沒發工服。
    昨天那個胖子把我們招呼到樓前的院子里,后來我們才知道,他是這里的指導員。
    開始分班組,我的心噗嗵噗嗵跳了30分鐘……失敗,沒跟鴿子分到一個采油站。
    在上職高的最后一年,我開始追的她,她其實不是班上最美的,為什么追她,我說不出原因。那時鴿子坐在教室最前排,每次她回頭與女生談笑時,我總不知不覺被她的表情吸引,她笑,我就從心底跟著想笑,現在回想起來,鴿子那時的笑容可能是因為最天真,天真到影響了我的一生!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09-6-27 13:52 編輯 ]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還不錯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簽到天數: 1 天

    [LV.1]初來乍到

    4
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23 20:38 | 只看該作者
   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12-1-26 09:44 編輯


    不知寫的水平咋樣,我只是想寫出來,其實這個念頭不是一兩年了,為了紀念十幾年前無疾而終的那段故事,為了奉獻給像我一樣有過相似經歷的70后兄弟姐妹。結果如何在其次。就像這部回憶錄的名字—《不需要太懂》。
    十幾年前和鴿子分手的那個雪天,是我最后一次去她單位看她。她出去打開水,我就在她化驗室的桌上拿了一張廢紙,在上面寫下了一首歌詞——BEYOND的《不需要太懂》,不知她有沒有看見。就這樣,我們再沒見過面。

    我1989年參加工作,那時我的工,資是80多塊錢,自己留50塊,其它的交給母親幫我存著,母親說:“給你存著娶媳婦”。
    第一次領工資,我留了50塊,把其余30塊錢遞到母親手里,母親少有的看著我笑了。中午,我爸下了班剛進屋,我媽就伸著30塊錢對我爸說:“你看,老六掙錢了”,我爸眼睛透過一絲亮,看著我笑了一下,和我媽的笑容一樣。
    畢竟,全家六個孩子,終于熬到我也開始掙錢了。幾十年來,我爸用為微薄的工,資把我們兄弟姐妹六個一一拉扯成人,父母開心和欣慰的笑容是少有的。
    雖然我也開始掙錢了,但那時候的錢不能和現在相比。現在回想起來,有一絲辛酸,爹娘真的很不容易~~~~~~
    我每月就靠這50元吃飯、談戀愛,即使不夠,我也盡量不向父母要。我帶著鴿子逛街,每次身上不超過10元,有時甚至不足10元(真的困難)。每次逛街的理由就是去看電影,那時的電影絕對看得起。只要我覺得好看,就帶著鴿子去看,最好的片子不過1塊錢一張票。
    而且逛街沒意義,一是我倆都沒錢,二是因為那個時代也沒什么逛頭,70年代出生的職,工可以理解。
    而我現在工,資將近3000,卻消費不起電影了。票價動不動好幾十,身邊的80后都有電影卡了,而我,身上只有飯卡。自打結婚后,我就不敢上電影院了,貴死了,也不好看了(不許笑)。

        那時,我騎著鴿子的飛鴿自行車載著她,到了北鎮,先到電影院旁邊的一個天津大餅店,要兩碗湯。一碗蘑菇雞蛋湯,一碗豆腐湯,和兩塊大餅,一共不到3塊錢。
    那時的老板絕對講職業道德,老板比較矮,但是很面善,老板娘負責端湯和收錢,長得很賢惠。
    小小一碗湯,碗就是普通的家碗,絕對是一鍋一碗地做,老板先做一碗,再起鍋做另一碗。不像現在的飯店,現在的飯店會給你專門做一小碗湯嗎?
    那個矮老板真的是一鍋只做一碗。
    十分懷念那時我倆喝湯吃大餅的情節。鴿子把自己的小勺伸進我的碗里:“嘗嘗你的”。
    吃完飯,我倆進入電影院,依偎著看電影,那時的電影票一般在1元左右。
    那時我們都沒有什么錢,但是每次我都盡量買些她喜歡吃的東西,比如桔子,山楂糕。在她的宿舍,她吃一口,就給我喂一口。我每次都把頭扭開,說不愛吃,但她每次都硬塞進我的嘴里。后來她告訴我:“我知道你是舍不得吃,,,,,,”
    不知現在的80后、90后能不能理解我們那時的經歷,我們那時沒錢,但是可以用一句話概括——“相依為命”??!
    我寫了這些文字,只是一種記錄。
    《不需要太懂》,其實我自己也不太懂20年前的那段感情。我和鴿子是在不太懂的年代、不太懂的環境、不太懂的感覺中度過了兩年~~~~~~
    我倆唯一懂得的,就是手牽在一起時,心里的那種溫暖,離別時,心里滲出的那滴血~~~~~~
    也許,將來在我臨終時,我希望有機會問她一句:“還想喝豆腐湯嗎~~~~~~”。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09-6-30 05:44 編輯 ]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
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5
    發表于 2009-6-23 20:38 | 只看該作者
    :em23: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還不錯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簽到天數: 1 天

    [LV.1]初來乍到

    6
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23 20:38 | 只看該作者
   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12-1-26 09:47 編輯


    ——進入臨溪的歲月
    1989年6月6日,一大早兒,我們就真正踏入了革命的旅程!這個日子,是同學們永生難忘的日子。一輛解放牌卡車停在了院子中央,我們全體男生被發配到開發新區,一個塵土飛揚、名字卻很浪漫的地界——臨溪會戰前線。
    終究是三年的同窗感情!女生舍不得我們就此分別,全體上車要送我們到終點。我伸出手,拉鴿子上了車廂,車廂里排放的行李就成了同學們的座位。鴿子和我并排坐在我的木箱上。進入臨溪地界,塵土開始招呼我們,我立即脫下外套,罩在鴿子的頭上,鴿子見我瞇著眼睛,忍受著塵土,就把頭上的衣服伸過來:“快進來吧”!我鼓著嘴搖頭,因為我倆目前還是“兄妹”相稱,我要注意影響。但她幾乎用命令的口氣說:“快點兒”!
    我接過衣服,罩在我倆頭上,灰塵不見了,而我卻傻乎乎地舉著衣服,蓋著我和鴿子,她甜美地看著我,我卻不自然地說:“真暴”!
    車子歪歪扭扭到了臨溪,展現在我們面前的,是一個坑坑洼洼的院子,廂式簡易房將院子分為兩段,一段是作業隊,一段是采油隊。由于我們坐的是卡車,車子一進院子,就看見西邊的宿舍里涌出一大片光著膀子的大小伙子(因為是夏天),他們對著車上的女生瘋狂地睜大眼睛,品頭論足!后來才知道,那是前線作業隊。
    我們男生被指導員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,安排到兩間車廂式宿舍。我還是吊兒郎當,結果只混到一個角落的上鋪。男同胞中有對象的,床單、被罩、枕巾都被對象搜羅走了,回去給他們洗。
    而我,因為我和鴿子只是追求與被追求的關系,我還是光棍一個。所以我把被褥扔到床上,就站在那里發呆。鴿子擠了過來,將我的床單、被罩、枕巾收了起來,卷成一卷,說:“明天我給你帶回來”!
    臨溪的隊長找了一輛順路車,送女同學回去。我看著鴿子和女生上了車,就跑到院子里看露天電視。后來的一天,鴿子對我說:“那天我上了車,你卻沒有目送我,還跑去看電視了,我傷心極了”![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09-6-27 07:50 編輯 ]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還不錯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簽到天數: 1 天

    [LV.1]初來乍到

    7
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23 20:39 | 只看該作者
   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12-1-26 09:50 編輯


    今天又喝酒了,也許每個人都一樣,清醒的時候就忘記了過去!酒精一催眠,從前的記憶又像被雨打的窗戶,悠悠然浮現在你的眼前......
    鴿子那時在單位上的是三班倒,一個4點,一個零點,然后一個白班,然后能休一整天。到了她休班的那一天,她就會坐地方車回家。她家在黃河南岸的一個采油廠,只要我有空,就騎自行車送她去車站。
    那時的冬天總覺得比現在冷。記得一個冬天的下午,北鎮國營車站沒有車了,我就帶她來到國道路口,在路邊等著,想看看有沒有個體戶的車。
    天很冷,我穿著一件軍大衣,鴿子穿著一件40多塊錢的,帶著毛毛領的粉色小羽絨服,其實也不是什么羽絨,真正的羽絨服很貴的。
    記得那天的風像刀子似的,我倆跺著腳,觀察著一輛輛路過身邊的客車。我伸出手,把鴿子的上衣拉鏈往上提到頭,再把她的領子豎起來,裹住那張紅彤彤的小臉:“你到商店里去吧,那里暖和,車來了我叫你?!備胱猶暗厝チ松硨蟮納痰?,里面有暖烘烘的煤爐。
    我裹緊了身上的軍大衣,兩手揣進袖子里,就像一個賣烤地瓜的農民,跺著腳,在路邊盼望著個體車的到來,偶爾回一下頭,沖著商店里的鴿子笑笑,鴿子在商店里呆呆地望著我……
    有一次,鴿子對我說:“那天你在路邊替我等車,凍得你直跺腳,我想我一輩子都忘不了……
    十八年過去了,那個商店早已經拆除了,就像這段感情,已經與那個時代一起煙消云散,現在,那里已經變成了高聳的商務賓館,鴿子也早已經調回了父母的身邊,現在一定有了自己的家庭,有了疼愛她的老公,有了可愛的孩子。
    不知道現在的80后、90后會不會有這樣的愛情,會不會理解這樣的經歷。
    愛情,對每個人來說不應只是一個過程,它在你十幾二十年之后,是不是值得你留下什么文字,來紀念這一段無疾而終的感情?
    只要事事從心底為她著想,不去想最后能得到什么,那,就是愛了……

    前面已經交代過了,我們班里的男生坐著“解放牌”吊兒郎當邁入會戰前線,在以灰塵著稱的廣闊的天地里揮灑著汗水、淚水,一臺臺抽油機在師傅們和我們的手里運轉起來。我們抽著“喜慶”、“時代”、“青州”,喝著“董永”、“景芝白干”,昏昏沉沉在前線奉獻著青春。
    我們住的是鐵皮簡易房,出了房間就是泥濘的院子,說是院子,其實只是鐵皮房圍成的院落。記得來前線的第一天,鴿子把我的床單、被罩拿回去洗了,第二天一早就讓人捎了回來,曬得真快,因為是夏天的緣故。
    離開實習地,發配臨溪的那天中午,接我們男生的“解放牌”到了。我收拾好木箱、被褥,就跑到三樓鴿子的宿舍道別,她坐在天臺的長椅上發呆,我光著膀子坐在她身邊(搬行李出了一身汗):“我走了,多保重”。她沒吱聲,我又說:“我就要走了,我還有希望嗎”?她低下頭:“你要好好學,好好干,能當上技術員啥的,還有希望吧”!
    她的父母對她寄予希望,她在家是老大,下面還有弟弟妹妹,父母遲早會把她調回身邊,我能理解。
    到了會戰前線,我被分配到2號站,站長是一個40多歲的老師傅,我到站上沒多久,就和他打成一片。記得一次在值班房,他喝著茶對我說:“小X,等發了工資,我掙錢多多出點兒,你掙錢少少出點兒,湊兩個菜兒,咱倆喝一壺?!閉饣罷形業南祿?,我本來就是個酒量不高的酒鬼。
    分到臨溪一周后,我搭職工班車到“一面旗采油隊”看鴿子。在采油隊東邊的小橋邊,鴿子流著淚伏在我的肩上,我擁著她,一直坐到了天亮,什么話也沒說,我只是想:我要好好照顧她……
    兩年的苦戀開始了…….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09-6-27 08:06 編輯 ]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    頭像被屏蔽

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8
    發表于 2009-6-23 20:39 | 只看該作者
    頂起來沒完了~~~~~~~~~~~~~~~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還不錯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簽到天數: 1 天

    [LV.1]初來乍到

    9
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23 20:40 | 只看該作者
   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12-1-26 09:52 編輯

    九——
    分手
    剛到臨溪采油隊不久,我就上了夜班,那時候規定,下午三點半接班,每隔四小時巡一次井。我們剛出校門不久的“小蛋子”很實在,真的就四小時巡一次井,睏了,我就趴在桌上瞇一會兒。半夜,我拎著24號管鉗,跳過一條水溝,經過一片玉米地,巡一回井。夜深人靜的荒野,只有風和夜貓子的聲音。每次經過玉米地的時候,我就大喊,為了嚇唬鬼,也為自己壯膽。
    在畢業之前,我開始追“鴿子”,一直追到實習。我的臉皮挺厚的,鴿子卻是個心善的姑娘,雖然一開始就沒答應我,但我們始終以好朋友相稱。到“油田一面旗”采油隊實習的三個月中,我經常讓女生叫鴿子出來散步,時間長了,我們的距離越來越近。舉個例子說,一開始我們散步,總保持著50公分的距離,隨著時間的推移,自然而然的近了,經常走著走著,肩膀就碰在一起。那時候,我們是真心實意的知心朋友。
    鴿子在13號站,我在12號站,距離不算遠。一次,井上出了點問題,站長讓我到13號站通知關閘門,我騎著自行車飛一般到了13號站,鴿子正和同事們在計量房擦流程。同學小謝說:“呦,來了不能白來,幫我們干活唄”!鴿子甜甜的看著我,我相當自覺地拿起紗布,幫她們擦起來。
    這天是周末,同學們下了班就會全部回家,不過要騎自行車。從“一面旗采油隊”騎到城區要一個多小時。我幫她們擦完流程,就從計量房出來,準備騎車回站上,我心里想,鴿子一定會跟出來。果不其然,鴿子隨著我出來,甜甜的看著我?!拔以詼由系饒?,帶你回北鎮”。鴿子甜甜的點點頭。
    鴿子比我大一歲,她卻一直暗地里叫我哥哥,同學們用懷疑的眼光拷問我時,我總是解釋:“我們是朋友”,這是鴿子的意思。我倆都知道,這段感情不會有結果,她的家在黃河南岸的采油廠,她在家是老大,下面還有上學的弟弟妹妹,調回父母身邊是遲早的事,我一個普普通通的采油工,哪有條件……
    后來,鴿子隨一部分女生分到了新單位,離城區近了,條件也好多了??嗔盜僥?,我一直在這種與分手越來越近的日子里煎熬。一次,我在上夜班時,想起我們的苦戀,忍不住給鴿子寫了一封信,把我的心里話說給她聽,大概意思是我如何如何愛她,如何如何不在乎結果。她托同學告訴我,她很苦,面對這份感情,她……想不談了。
    我下了夜班,去鴿子單位看她,心理準備還是有的,因為和鴿子兩年的苦戀,我一直抱著照顧她,不求結果的心態,所以到了面對結局的時刻,我真的比較平靜。在鴿子的宿舍,只有我們倆,其他人都上班去了。鴿子低著頭問我:“那個誰把我的話捎去了嗎”?我“嗯”了一聲,然后說:“調動辦的怎么樣了?”“不知道”,鴿子低聲說。我靜了一會,說:“我沒照顧好你,我聽你的,等你走的那天,我來送你”!然后我起身走,鴿子紅著眼站起來:“別走,吃完飯再走”。我已站在門口,回過頭說:“多保重”!然后頭也不會地下了樓。
    鴿子的臉蒼白,在后面追著我,我快步在前面趕路,一直走到220國道,在那里搭車回家。鴿子追我到路口,蒼白著臉說:“吃完飯再走”!兩年里,我一直很聽她的話,即使在分手的時刻。所以,我倆又走了兩公里的路,回到她宿舍。
    我倆坐在床上,她拿起一件外套,說扣子壞了,就低著頭拆線,拆了半天也沒進展。我接過來,仔細地,一點一點拆,說:“你看,拆個線還不如我會拆呢,以后要好好照顧自己?!輩鵒艘換岫?,她又接過去拆,我們的頭離得很近,我在她脹紅的臉頰吻了一下,她拆線的手停住了,大滴大滴的眼淚滴在腿上,我攬住她:“別離開我,好嗎?”她伏在我懷里,滿含熱淚地點點頭。
    就這樣,我倆又度過了半年的時光,她的調動手續辦妥了,回到了父母的身邊。幾天后,我坐車來到黃河南岸的采油廠,打聽到她工作的單位,就在路邊等她。下午2點,她騎著自行車出現了,沒有發現我,我喊:“鴿子”!她一回頭,立即下了車:“你來了”?!拔依純純茨?,見到你就行了,我沒別的意思,就是……想看看你,好了,我走了”。她說:“到班上坐會兒吧?!蔽倚ψ潘擔骸安渙?,看到你就行了,以后多保重”。她低著頭,用腳一下一下地,輕輕地踢我的腿。
    我隨她來到工作的化驗室,一個女工友對我倆笑笑,背過身去填資料。我和鴿子坐在長椅上,鴿子把臉埋在了桌上,我知道她在哭。兩年了,這次才是分手的時刻。
    我不自然地傻坐在她旁邊,后來到了下午3點半,班車要發了,我站起來說:“我走了,以后好好照顧自己”。然后向門口走,她猛地抬起頭,向我伸出手,憋著聲音痛哭(因為屋里還有同事),我只得回到座位,陪她到下班。分手,我沒有哭,這一幕,深深烙進了我的一生。
    以后的半年里,我有時和她在電話里聯絡,牽掛著她,雖然,我已經有了新的伴侶。
    1991年冬天的一個下午,那天是陰天,我記得很清楚。我抑制不住對她的牽掛,坐長途車來到她工作的單位,在大門口,望見二樓窗戶里鴿子的身影,心通通直跳。
    她工作的化驗室門上有一個小窗,我敲敲門,鴿子看到我,并沒有顯出吃驚的表情,打開門:“你怎么來了”?我看著她明顯消瘦的臉龐,說:“你怎么這么瘦了”?
    我和鴿子在辦公桌前面對面坐下來,聊了些什么,大體上都忘記了,只記得鴿子含著淚說了一句:“一想起從前,我就……”。我沒有哭。
    等到她下班,我騎著她的自行車,帶著她向乘車點走,天上飄起了雪花。我說:“以后你能找個比我好的人”。她在身后幽幽地說:“沒有比你再好的了……”
        車來了,我伸出手:“再見,好好過日子”。她笑笑,帶著手套和我輕握了一下。
    我沒哭,但是上車后,看到她瘦瘦的背影,我忽然哭了,一直哭到家。那天的雪,很大……
        回到家,我蒙著被子偷偷哭了一宿,第二天,我回到臨溪,女友摟著我的腰,顛怪地說:“你休息一天,也不打個招呼?!?br /> 我擁著她,什么也沒說,心里空蕩蕩的……

    1993年春天,我調到礦大院,成為“獵鷹”中隊的一員。
    就在這年的一個早晨,在大街上,偶遇了分別兩年的鴿子~~~~~~~~~~~
    這天,我休息,換下志服,坐車來到城里,在街上閑逛,不知不覺來到了BINZHOU商廈(現在已經更名為華聯),在三樓服裝柜臺,我忽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背影~~~~~~
    沒錯,是她,清瘦的背影,身邊還有一位,高高的,瘦瘦的,比我高,男的,,,,,,
    我躲在一旁望著她,~~~
    后來我下了樓,在樓下等著,不一會,她和男朋友下來了,從我身邊擦身而過。
    沒有認出我~~~~~~~~~~~~~~
    我看著她的背影,見她用手挽著男友的手臂,我想,我放心了,有人替我照顧她了~~~~~~
    [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09-6-30 09:15 編輯 ]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還不錯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簽到天數: 1 天

    [LV.1]初來乍到

    10
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23 20:40 | 只看該作者
    《不需要太懂》后續故事之——桃酥
    我們班是在89年3月到“油田一面旗”采油隊實習的,全班男女“一鍋端”。剛去的情景已經在前面的章節有過描述。男生住三間平房,但是房間互通,就是一進門,有三個小間的那種。我一開始住西間角落的上鋪。我還在墻上用圖釘張貼了一幅自己的“大作”:一個藍色手印,還附了一首爛詩,自詡為抽象派。采油隊指導員看見了,對抽象作品伸直了左手,突出食指,嚴肅地、鄭重地“表揚”:“給我摘下來”!
    到了“紅旗采油隊”,我們也算是“成人了”,白天跟著師傅在站上干活,下午三點半就下班,因為師傅們下班還要坐一個小時的車才能回到農場的家。我們只能回到宿舍。愛喝酒的,就在隊上的小經銷店買一瓶或佘一瓶“蓬萊閣”(白酒),幾個人一湊,用罐頭瓶當酒杯。那時真是傻喝,不知酒量深淺,經常喝吐了還不知怎么吐的。
    剛到隊上,我還在追鴿子,鴿子雖然沒同意,但已經漸漸把我當成朋友。記得一天下午,我所在的采油站開新井,我和師傅忙到天黑才回到隊上。食堂關門了,恰巧一個男同學有一個小煤油爐,這東西80后和90后肯定沒聽說過。我花4毛錢買了一包方便面,用小鋁鍋煮面吃。鴿子從樓上下來,看見我用煤油爐煮面,就說:“你才回來”?!芭丁?。我拿著筷子,傻站在那?!拔夷怯械閾?,你別吃面了,累了一下午了”!我心里“突突”的,臉上還假裝平靜:“沒事兒,隨便吃點兒”。鴿子命令我:“快別做了”。我問:“你是不是有事跟我說”
    “是,你快別做了,我有事跟你說”。鴿子隨口附和。
    我和鴿子來到三樓女生宿舍,我坐在她的下鋪,鴿子爬到上鋪自己的床上,從枕邊拎下一個塑料袋,里面盛著一袋桃酥。:“快吃”。那時候我們是實習生,沒有工資,身上的錢是家里給的,每個星期,我媽給我7塊錢,五斤糧票,剛夠飯錢。女生也都是職,工子弟,富不到哪里去。鴿子把桃酥塞進我的手里,我聽話地嚼著桃酥,鴿子甜甜地看我吃。但是我只吃了兩塊就不吃了:“飽了”,我說。
    因為我知道女生的點心在那時挺珍貴的,現在的80后、90后不會理解。
    由于“油田一面旗”采油隊多了幾十個我們吃飯的嘴,食堂人手不夠,就每天輪流抽兩名女生去食堂幫忙。我這個人就是腦子一根筋,按現在的話說,就是“腦袋進水”,記得一次去食堂打飯,賣飯的是女生“小貓”,我遞給她四兩飯票,四兩是兩個饅頭,她卻以“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”,遞給我三個,我傻乎乎地說:“我要兩個”?!靶∶ā倍窈鶯蕕氐晌乙謊?,我茅塞頓開,趕緊攥著三個饅頭溜了?;氐剿奚?,全體男生暴笑,卷我“潮八蛋”!在這里實習了三個月,我追了鴿子三個月,鴿子雖然沒答應我,但一直把我當哥哥看,雖然她比我大一歲。
    每逢星期五下午,我們實習生才可以回家,星期天下午,再從城里騎一個多小時的自行車回到隊上。鴿子的家在黃河南岸的采油廠,她每次需要搭車到北鎮,再騎自行車到采油隊。在實習的最后那段時間,我倆成了朋友,還沒成為情侶,但每次就由我騎自行車,帶著她,騎行一個多小時,回“油田一面旗”。記得一次騎到半路,車胎扎破了,在修車攤補好后,天都快黑了,我騎著自行車,帶著鴿子往采油隊趕。我鬼使神差地說:“鴿子,咱倆自從在一起,你特不順,不是自行車扎帶,就是斷鏈條,可能是老天爺不喜歡咱倆在一起,咱倆以后別在一起了”。
    鴿子狠狠在我背上拍了一巴掌,打得我生疼:“不行”!我心里甜絲絲的:“那好吧,我聽你的”,我說。鴿子在身后說:“真的聽我的?”我說;“嗯”。我聽見鴿子在身后啜泣。
    鴿子的自行車是“大金鹿”,騎起來挺費勁,我蹬著車子說:“還有10多分鐘就到了,你要是累了,就在我背上趴一會兒”。鴿子將頭輕輕倚在我的后背,只有5秒鐘,就挪開了。
    是的,我們彼此已經有了感覺,但此時還是以兄妹相稱,還沒有捅破那層窗戶紙。
    感情,有時就是這樣:彼此相互的對望,遠比相互依偎更……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09-6-26 23:44 編輯 ]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還不錯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簽到天數: 1 天

    [LV.1]初來乍到

    11
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23 20:41 | 只看該作者
    《母親》
    我媽長得不好看,我小時候就這么認為。她個子不高,笑起來眼睛瞇成一條縫,但打起我來卻變了樣子,至今我還記得小時候跪搓板頭頂碗的情形~~~~~~
    我70年代初出生在南辛店,因為生在山東,所以名字里有個“東”字,在家排行老六,最小的一個,上邊三個哥哥,兩個姐姐,除了二哥真收拾我,其他的都當我是寶。其實到現在,我最想念的,還是我二哥~~~~~~
    父親每到過年,就給我們啦起家事。父親的父親曾是地主,在鎮上開酒坊、開商鋪,掙下了錢,用兩缸銀元在村里蓋起了兩層小樓,全是石頭壘的,深宅大院,院墻四個角有小炮樓(其實是防土匪的),在當時很吊。
    父親說:“雖然你們爺爺當初被劃分為地主,但他絕對沒有人命案子,也沒欺負過人。雖然也放高利貸,但人家要是實在還不起,爺爺也不逼人家。因為村里爺爺最有錢,有長工,所以在當初被劃成地主”。
    父親在家是老大,家里只有他上了好學堂。那時候,西北是馬步芳的天下,那小子很注重教育,父親上了當時的師范,學習美術,吃飯、上學、校服費全免,馬步芳為了鞏固地盤,使勁培養人才,這一點倒是值得我們借鑒~~~~~~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09-7-8 23:16 編輯 ]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還不錯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簽到天數: 1 天

    [LV.1]初來乍到

    12
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23 20:48 | 只看該作者
    后來解放了,父親因為有文化,鶴立雞群,很輕松進入了石油大軍的隊伍,那時候,勝利油田都還沒成立,父親開著進口的卡車,在青海、新疆奔波著~~~~~~
    因為陪我爺爺挨過批斗,父親的性格漸漸沉默寡言,在我兒時的記憶里,父親每天幾乎沒什么言語,下了班,就喊我舀水。這是我最喜歡干的,我連蹦帶跳用水瓢舀來水,父親貓下腰,站在平房門前(那時油田家庭都住平房),先用肥皂抹抹手,然后夸張地搓,我就用水瓢在上面沖~~~~~~
    如果是冬天,那么家里的飯菜永遠是蘿卜、白菜或土豆絲,加上母親的手搟面。就是手搟面也不常吃。在我6、7歲的時候,我清晰地記得,家里有兩種面粉,一種是地瓜面,那是主食;一種是粗面,改善伙食用的。
    一次,我和大姐獨自在家,我餓了,可是筐里的地瓜面窩頭沒有了,現蒸來不及。大姐就抓起一把地瓜面塞進我的嘴里,然后自己也塞了一把,現在想想,真的好吃~~~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09-7-8 23:20 編輯 ]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好累啊
    2018-12-21 13:50
  • 簽到天數: 9 天

    [LV.3]常來常往

    13
    發表于 2009-6-24 08:31 | 只看該作者
    很真實,很感人,很有文采。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還不錯
    2018-9-9 17:06
  • 簽到天數: 23 天

    [LV.4]社區???/p>

    14
    發表于 2009-6-24 08:41 | 只看該作者
    頂。臨溪在哪里???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
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15
    發表于 2009-6-24 08:45 | 只看該作者
    很感人啊
    我一直以為那個地方叫林西呢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還不錯
    2015-5-6 09:53
  • 簽到天數: 1 天

    [LV.1]初來乍到

    16
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09-6-24 08:48 | 只看該作者
    小時候,我沒少挨母親的打,還記得小時候偷了別人的“pia”(四聲,70后明白是什么),母親流著淚用皮帶抽我,我拿磚頭開了別人的瓢,母親狠揍我一頓,然后買了桃酥,揪著我耳朵去人家家里道歉。被開瓢的那小子頭被繃帶包著,在床上玩,一看見桃酥,竟然嘻嘻笑了。
    我和他今天打明天忘,一直是發小,好伙伴。
    現在,他成了有名的“江湖人物”,包工程、搶地盤,遇見我還親熱地打招呼~~~~~~
    母親一生要強,愛發火,但從不害別人。后來,我長大了,母親變老了,打不動我了,身體越來越壞。
    我每次回家看她,坐在她身邊,手撫著她花白的頭發,她就顫巍巍的看著我,流著淚,嘴角蠕動著,說著我聽不清的話~~~~~
    到現在我還不明白,小時候母親打得我那么狠,跪搓板、皮帶抽,為什么我長大了,一看見母親顫巍巍的病體就心如刀絞~~~~~~
    母親離開我們的那個夜晚,我在單位值班,半夜接到電話,我來不及換下警服,從單位要了車,忙往人民醫院趕。到了醫院,急診室沒人,我就問護士:“剛才是不是送來一個老太太”?
    護士望著我,遲疑了一下,指了指北邊:“送那里去了~~~~~~”。
    我想,可能是護士弄錯了,母親不會去那里的。我奔出急診室,迎面看見三哥紅著眼睛從北面過來;"咱媽走了,~~~”
    我蒼白著臉向北走,來到殮房外,在臺階上坐下,仿佛迷途的羔羊,無助地呆坐了許久~~~
    天亮了,我定定神,給岳母打電話報喪~~~~~~
    妻子坐職工上班的大轎子車趕到了,我呆坐在臺階上,抬起眼望了望她,忽然感覺我從此已經是世界上最孤獨的人了,大滴大滴的眼淚滴在地上~~~~~~
    真希望母親還在我的身邊,還可以抽打我,教我堂堂正正向前走~~~~~~

    [ 本帖最后由 獵鷹 于 2009-7-8 23:50 編輯 ]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
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17
    發表于 2009-6-24 08:49 | 只看該作者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
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18
    發表于 2009-6-24 08:50 | 只看該作者
    真愛未必真擁有,愿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,嗚嗚~~~~~~~~~~~~~~~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
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19
    發表于 2009-6-24 08:56 | 只看該作者

    看到你和女友一起吃面的那段,太真實了,其實那種日子確實挺讓人回味的。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
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20
    發表于 2009-6-24 09:00 | 只看該作者
    看了文章,勾起了一些美好的回憶,不錯。
    免責聲明:用戶在本平臺發表的內容僅表明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平臺觀點,本平臺亦不承擔任何法律及連帶責任;本平臺發布的信息僅為傳遞、參考之用,不構成任何投資、使用等行為的建議。任何后果均由用戶自行承擔;轉載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立即整改或刪除相關內容。

    使用高級回帖 (可批量傳圖、插入視頻等)快速回復

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    本版積分規則   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  

    發帖時請遵守我國法律,網站會將有關你發帖內容、時間以及發帖IP地址等記錄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請求,即會將信息提供給有關政府機構。
    快速回復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搜索
    快速回復 亚眠 返回列表